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往世之宇宙之心》往事之术 腹黑攻 往世之宇宙之心419文

更新时间:2020-08-20 08:24:16

《往世之宇宙之心》往事之术 腹黑攻 往世之宇宙之心419文 连载中

《往世之宇宙之心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臣亮言分类:科幻主角:陆安,苏如玉

经典小说《往世之宇宙之心》由臣亮言所编写的科幻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陆安,苏如玉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第二百一十八章掉头回去 “一事不烦二主,算了,我还是去找我那位朋友帮帮忙吧!” 陆安不由得摇头叹息道。 然而,他其实并打算再去打...展开

《往世之宇宙之心》免费试读

第二百一十八章掉头回去

“一事不烦二主,算了,我还是去找我那位朋友帮帮忙吧!”

陆安不由得摇头叹息道。

然而,他其实并打算再去打扰田中百绘了,他口中的“朋友”到不如说是阴影之心吧。

之前他一再打扰田中百绘也是没有办法的,因为那个时候自己必须出面应付那些缉私队员,不能专心在阴影之心的房间中搜寻资料,如果没有人帮助,他应付那些缉私队员必然会是很吃力的。

如果没有当时田中百绘的帮助,他必然会狼狈不堪,那种情况下,稍有破绽根本是不能在那些缉私队员的眼皮子底下,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。

正是由于陆安一副胸有成竹的沉稳模样,才侧面印证了陆安的身份,一个少年团团员不如此,怎么能让那些缉私队员信服呢?甚至陆安隐隐约约带着居高临下的意味,更加加深了这种印象。

陆安身为“阴影之心”的王,又有田中百绘的鼎力相助,他已经不自觉地被这个网络上的幽灵组织影响了。网络世界中的无所不能,让他自然而然地居高临下,甚至口气中都由此带上了颐指气使的气质。

然而也正是这样,他恰到好处地扮演了一个少年团团员的角色,因为那些目光高高向上的少年们,正是如此的气质。

然而,那也仅仅是紧急情况下,不得已之时,陆安才两次都拽着田中百绘给自己撑腰。

这一次却不一样,因为之前的灵机一动,陆安与苏如玉征用了这艘缉私队的巡逻舰,更是由此提前得知了缉私队的秘密指令,可以提早一天就面对那本应在未来令他们猝不及防的封锁。

这样的话,陆安尽可以自己去“阴影之心”中,随意打开一扇门,就可以了。陆安之前也曾好奇过,自己既然能随意打开房门,进入别的扑克牌的房间,那么如果两个人先后进入同一间房,是会相互碰面呢,还是会各自无涉呢?

如果这整个阴影之心的城堡,都只是代码编织的界面而已,只是为了取悦耳目的功能,那么很有可能两个人只会各自无涉,毕竟在只不过是共同调用着某一段代码,然后在智脑上生成了那灿若星辰的房间内景象。就好像是在同一个网站上,点播着同一部视频的人一样,看似同时进入了那段视频之中,其实相互之间根本毫无影响。

而如果相互碰面的话,那就代表着这个“阴影之心”的城堡,根本就不只是为了取悦这些组织成员的耳目而产生的花哨界面,而是一个完整的平台,一个隐藏在网络世界中的真正城堡。这就好像一个游戏平台一样,让大家能够真正面对面交流的地方。

至于陆安,他当然希望能够在推开别人的房间时,能够将那扇门的房间主人吓一大跳,能够真正看见某张扑克牌。

因为,那样的话,就证明阴影之心那被高墙围起来的高耸城堡,并不只是虚幻的瞳孔投影而已,而是有着实实在在的存在;那样的话,城堡中每一个陆安进不去的地方都是未解之谜,每一个未解之谜背后,都可能隐藏着父亲、哥哥曾经存在的痕迹。

尽管陆安同样想守住自己这样的秘密权限,能够不被人所知,而不是像那次的天真无知,一下子暴露自己能够看破组织成员中真实身份的权限。由于那次的无知鲁莽,陆安至今都还游荡于这个组织之外,迟迟不能展开行动,去探索这座城堡的秘密。

但是为了保有寻找父兄的希望,陆安当然还是不在乎自己这样的秘密权限被发现的风险。那样一来的话,如果他将来频繁出入别人的房间,那么与别人撞个正着完全是可以预料的必然。不是有那么一句古语嘛,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?陆安在这种情况下,是不在乎湿鞋不湿鞋的。

不过,这次既然事涉缉私队,当然还是进入梅花K的房间最便利,K字头的扑克牌对应的领域就是军队,跳转最方便的节点都是军中的网络。

现在的陆安也不方便去故意进入别人的房间,他现在验证了自己的猜想固然爽快,却免不了又是一场风波,在离开谷神星的一路上绝对是不适合做这些事情的。

毕竟离开了主航道,不仅仅是离开了缉私队的势力范围,而且是走出了人类世界的势力范围,除了飞船的定位讯号外,根本没有其他的网络讯号,就好像265号小行星一样与世隔绝。

其实,如今离开了星际量子联合同步通讯网络,就是离开了人类世界,那些沿着定位方向飞行的“无网络”飞船跟沿着轨道运转的小行星没有任何区别。

“稍等一下,应该会很快就好的。”

在驾驶舱的座位上坐着,陆安时不时地点点头,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,苏如玉盯着他,心中思绪翻腾着,不知道等待着自己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消息。

希望不会是自己心底的那种最糟糕的猜测吧?

苏如玉是知道的,一个人如果对于自己的行为后果没有认真的思量,那么这样的人也很难主动“把握”自己的命运。如果苏如玉完全没有预料到这种后果,那么当初她很有可能早就死在地球上了,也不会活到今天了。

当初自己怎么会突然就昏了头呢?

苏如玉如是叹息。

或许是自己真的忍不住去试探命运给自己的底牌,想看看自己的底限到底在哪里吗?算是吧!心存侥幸的自己,难道真的是活得足够长了,已经活得不耐烦了吗?

然而,就这样活下去,一天天地捱着,一直到无尽的遥远尽头吗?又有什么意义呢?活着就好像没有活过一样,自己当初逃出月球又是为了什么呢?

当初,自己的导师又是为了什么,让自己逃出来呢?这个世界,真的与自己无关,真的不是我该存在的世界吗?

苏如玉盯着陆安看了一会儿,见他一副聚精会神的模样,便踱步到驾驶舱后侧的观测舷窗,怔怔地盯着外面漆黑一片的荒芜虚空。

人往往在等待的时候最无聊,无聊至极又无事可做,于是便忍不住胡思乱想。若人只是一根随风飘荡的芦苇倒也罢了,可偏偏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,于是总有些胡思乱想的芦苇喜欢逆风飞翔,喜欢顶风作案。

所以,很多时候,无聊至极的人总会生出一些穷凶极恶的事端,因为无聊至极的人浑身空荡荡的,只好被自己的思绪填满,一旦稍有不慎,便会有一些凶恶的念头填满人的空虚。无聊至极的人最可怕,因为究其一生,谁人还没有一些邪恶至极的念头呢?一旦与无聊相遇,便是干柴烈火。

对于无聊的人来说,疯狂极端、幼稚可笑、不可理喻等等,或许才是自然之理吧。

如果这个无聊的人,偏偏又在等待极为重要的事情,那么行为失常、举止失措就是可以理解的了。那么曾临阵脱逃的皇帝、将军、士兵,那么多在舞台后紧张到语无伦次、浑身打颤的登台者,那么多在生死抉择前丑态百出、癫狂错乱的人,或许不是恐惧吧。

等待如此折磨人,那么结果无法预料、不可承受,也总要做出一些改变的,只要不继续等待。

苏如玉会是如此想着的吗?大约,只有她自己心底深处,那直达灵魂的地方,才有答案吧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谢谢你!”

安静的驾驶舱中,忽然想起了陆安的声音。

盯着舷窗外的苏如玉循声望去,见陆安点头后站起身,便开口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陆安来到她身前,神色无奈地说道:“好像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,而且也不是缉私队司令部下的命令,是月球上的宪兵司令部……”

苏如玉心底一揪,感觉命运好像在自己眼前哗哗碎了一地。

陆安没有瞧见苏如玉那瞬间剧变的脸色,自顾自地叹息道:“我的朋友,刚才寻根溯源,一直追查到宪兵司令部中,好像这道命令是直接越过宪兵司令部一切通道,直接从司令室下达的,说不定就还是那位宪兵队的元帅下的命令……”

陆安是亲自追索出来了那道命令,就在两天前,从宪兵司令部的司令室中直接下达的,而且不仅仅下达给了缉私队。

“对了,苏医生,不知道你听说过宪兵司令部的什么直属队没有啊?”

陆安皱着眉头,好像有些疑惑,他故意挠了挠头后,才继续说道:“好像是那个名叫假面的什么直属队,要来小行星带,所以才提前通知缉私队搞这么大的动静,要封锁整个谷神星的进出……”

苏如玉则是苦涩地笑道:“假面?好奇怪的名字,他们怎么了?”

“嗯,刚才时间比较紧,我的朋友也没有来得及查出来更多信息,所以应该跟我们在谷神星上的事情没有什么关系,就是不知道那群黑衣的家伙们到底想干什么了……”

苏如玉苦笑着,不知道是该出言赞同陆安的判断,还是该反对陆安的判断。

或许跟去年那次的缉私队逃狱事件有关?

这件事情陆安隐隐有些印象,毕竟被某个女孩儿当面哭诉过,他也曾稍稍留意过;能够值得宪兵司令部如此兴师动众的事情,陆安想来想去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释了。

“那我们怎么办?要掉头回去吗?”

为什么四月三号以后离开谷神星的飞船统统要被勒令返回谷神星呢?其实已经很清楚了,“独眼”那群人必然是已经确定自己四月三日就在谷神星上,只要等待“假面”赶来,彻底搜索整个谷神星,就能轻而易举地把自己揪出来。

很有可能,“假面”已经在飞速赶来谷神星的路上了,甚至她和陆安两人很有可能迎头撞上“假面

《往世之宇宙之心》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臣亮言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陆安,苏如玉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臣亮言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往世之宇宙之心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陆安,苏如玉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《往世之宇宙之心》 免费阅读章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