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脸谱下的大明》脸谱下的大明狂风徐徐 LOLI 脸谱下的大明立场倒换

更新时间:2020-07-03 08:24:43

《脸谱下的大明》脸谱下的大明狂风徐徐 LOLI 脸谱下的大明立场倒换 连载中

《脸谱下的大明》

来源:作者:狂风徐徐分类:历史主角:钱渊,金宏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脸谱下的大明》的小说,是作者狂风徐徐创作的历史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能白手起家在二十年间立下字号,金宏是不缺乏能力和胆识的。 在其他人还在观望的时候,他就倾家荡产买下一艘船只,这为他带来了极为丰厚...展开

《脸谱下的大明》免费试读

能白手起家在二十年间立下字号,金宏是不缺乏能力和胆识的。

在其他人还在观望的时候,他就倾家荡产买下一艘船只,这为他带来了极为丰厚的收益。

在其他人为朱纨杀的人头滚滚而恐惧的时候,他趁机抄底扩大了经营,并投入区区把总但和海商关系密切的张四维门下。

金宏对自己的评价是,目光精准,有胆有识。

但是当正在用餐的他手中酒杯被人夺走摔碎,当他被推搡到前厅,透过窗户看见外面正在赏景的“贤侄”的时候,金宏才通过自己发软的双腿发现,二十年后的自己,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还有足够的胆量。

“还算不错吧,能在杭州城内有这栋宅院,相当于京都内城五进落的大宅子了。”张居正有点羡慕,“京都居,大不易啊!”

“京都房子不便宜?”

张居正翻了个白眼都懒得说话,钱渊叹了口气,没想到几百年前的北京房价也那么任性到没朋友。

迈步进了前厅,钱渊脸上依旧挂着让金宏眼熟的笑容,温文尔雅,甚至还有点腼腆。

金宏不得不右手撑住一旁的桌面,才能保证自己不腿软的一头栽倒,张四维失踪很可能是被扣押,而和巡抚衙门关系密切的钱渊穿着丧服找上门来……金宏心里已经做了最坏打算,但是当他看到钱渊脸上的温和笑容的时候,忍不住心底一阵冰凉。

“嗯?”张居正突然停住脚步低头看了几眼,“好像是斗彩杯……”

钱渊大惊失色蹲下来仔细打量地上的碎酒杯,又在张居正的提示下看见桌上剩下的那只酒杯。

敞口,浅腹,卧足,杯身以斗彩描绘线鸡啄早哺雏,姿态栩栩如生,辅以牡丹、兰花、柱石纹,种种迹象表明这是明朝瓷器中最有名的斗彩鸡缸杯。

“宁存成窑,不苟富贵。”张居正啧啧赞道:“成化年间那批斗彩杯,上品供奉宫廷,次品被销毁,流传到民间的数量极少……金家倒是有些底子。”

虽然钱渊前世对古玩了解不多,也曾听闻拍卖会上曾经拍出过上亿元的成化斗彩鸡缸杯啊,他惊喜的把玩着剩下的那只,忍不住低头看了眼地上碎了的那只,回头叱骂道:“张三,你能不能干些不让我骂你的事!”

不是你让我动手的嘛,还让我别客气……张三无语而委屈的回望。

好像看懂了张三眼中的委屈,钱渊长叹一声仔细解释道:“这宅子以后是谁的?宅子里的东西呢?你个败家的货!”

旁若无人的又把玩了会儿,钱渊才在桌边坐下四下扫视,除了张居正和钱家仆役外,只有金宏和其两岁不到的幼子金嘉颖,其他金家人都被赶到偏厅去了。

“哎呦,乖得很嘛,长大肯定有出息。”钱渊逗了逗金嘉颖,笑着招招手,“笔墨纸砚。”

铺开纸,狼毫蘸满墨,早就打好腹稿的钱渊一挥而就,写完之后还仔细检查了一遍,嗯,没有简体字,写的还不错。

张居正踱近几步瞄了眼,眼角余光扫了那位金老板一眼,撇嘴心想这位眼神真不太好,明明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虎,偏偏被其看成人畜无害的小白兔。

“金叔。”钱渊招招手,脸上笑容不绝,“来来来,签个名字,摁个手印。”

金宏手撑着桌面慢慢挪了过去,一眼看去脸色登时发白,桌上摆着两张纸,第一张是欠条,写明金宏在今年二月十五向钱家借款五千两白银,第二张是抵押,金家因无力还款,遂将这栋宅院作价还款。

二月十五,正是金宏用一张假借条从钱渊手里骗走银子的那天。

那次,金宏骗走了五百两银子,如今,这个数目涨了十倍,呃,应该还不止,这栋宅院加上里面的摆件、家具可不止五千两银子。

“签吧,不签名字,不摁手印,回头在县衙那边过户时候不好交代呢。”钱渊细心的解释道:“这点我可不学金叔,名字和手印得是真的才好。”

金宏的手抖个不停,“我,我我……”

“哎,这点小事金叔都不肯帮忙?”钱渊如同抓住老鼠的猫一般,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金宏脸上的神色,“不乖哦,还没金小弟乖呢。”

“咳咳。”张居正皱眉咳嗽两声,用人家儿子威胁,也太没底线了吧。

“叔大兄这是患了风寒啊。”钱渊头都不回,嘴角微撇,“要不先走一步?”

“贤弟何必如此……”

“那就出去再逛逛园子吧。”钱渊毫不客气的打断。

张居正左顾右盼看到张三等人已经虎视眈眈,只能苦笑一声迈步出了前厅。

“金叔放心。”钱渊做了个手势让人将金嘉颖抱到隔壁偏厅去,笑着说:“钱家和金家交情摆在那儿,怎么着也不能让金家断了血脉不是,这点小侄可以打包票的。”

看金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钱渊摆摆手只留下张三,让其他人先出去,然后将金宏挽到椅子上坐稳,甚至还倒了杯热茶,这才侃侃而谈。

“初三晚上,明军攻沥港,当时我在宁波城内亲眼目睹海上大火,今天中午收到消息,沥港已成焦土。”

“张把总如今还被扣押在巡抚衙门内,没办法,他和海商关系太深了,甚至当年以跪拜之礼迎接五峰船主,中丞大人如何放得下心?”

“我将应星钱铺每年两成红利送给了幸师爷。”

金宏肥胖的身躯缩成一团,绿豆大的眼睛里满是绝望,但两只手仍然放在桌下。

钱渊摇摇头给自己也斟了杯茶,抿了口后解释道:“前事不忘后事之师,前任浙江巡抚朱纨的下场摆在那,中丞大人不会忘记的。”

“浙江一省和海商来往的多了,高门大户,书香门第,官宦世家……如果杀个人头滚滚,中丞大人日后堪忧。”

“所以,巡抚衙门只会找几个没什么背景,但挺出挑的出林鸟杀杀。”

“金叔,张把总那就不用指望了,除了他,金家还有其他背景吗?”

“啧啧,如果没有,金家倒是挺合适的。”

“对了,可能金叔也从张把总那打听到了,中丞大人还欠我个小小人情。”

金宏当然听得懂这段话,钱渊在巡抚衙门里有关系,甚至王忬还欠他个人情,如果钱渊坚持的话,金家很可能成为那个牺牲品。

“对了,金叔不好奇我今天为什么穿着丧服上门吗?”

“年前金叔冒雪报丧,令人感动,可惜今天没下雪。”钱渊悠悠然掏出那枚羊脂玉雕琢的观音像放在桌上。

“昨天启程前,意外发现金世兄被流窜到宁波的倭寇所杀,这才匆匆忙忙赶回杭州,金叔,节哀。”

看着金宏死灰一般的眼神,钱渊好心的提醒道:“我记得金叔是独子,膝下也只有两子,对吧?”

《脸谱下的大明》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狂风徐徐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钱渊,金宏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狂风徐徐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脸谱下的大明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钱渊,金宏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