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捡个魔君做宠物》捡个魔君当奶爸 弱受 捡个魔君做宠物无广告

更新时间:2020-04-21 08:28:45

《捡个魔君做宠物》捡个魔君当奶爸 弱受 捡个魔君做宠物无广告 连载中

《捡个魔君做宠物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寒君梅分类:架空主角:殷衡,露娜

火爆新书《捡个魔君做宠物》是寒君梅所创作的一本架空风格的小说,主角殷衡,露娜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让一个刚出院的病人在厨房做饭,还有没有人性啊!我一边布菜一边念叨:“就该开两个猫罐头,你俩一人一个!” 常年的独居生活让我精通各...展开

《捡个魔君做宠物》免费试读

让一个刚出院的病人在厨房做饭,还有没有人性啊!我一边布菜一边念叨:“就该开两个猫罐头,你俩一人一个!”

常年的独居生活让我精通各种家务,用父母留下的食材做了三菜一汤。

翠绿的上海青,鲜美的西红柿炒鸡蛋,还有一盘烤鸡翅。

露娜好些天没吃到正经饭,已经馋的喵喵叫了,我盛好了它的那份,放在了餐厅的角落。

殷衡自觉自动的坐在了餐桌前,真是奇怪,明明是个瞎子,却在我家里来去自如,从来不会磕着碰着,就跟正常人没两样。

我把筷子塞到他手里:“这是筷子,会用吧?”

他皱皱眉头:“我是中国的魔鬼,不是外国魔鬼。”

我无语:“你还挺与时俱进的,吃饭吧,祝好胃口。”说着自己也坐下开动了。

他吃相倒是很斯文,夹了一筷子西红柿放进嘴里,赞许的嗯了一声:“味道不错,人界唯一可取的东西,就是食物了。”

这话简直侮辱人类的尊严,我回道:“有空你也给我做次饭,让我尝尝你们魔界可取的美食。”

他没有答话,我想总算噎了他一次,心中得意,就知道这小子是个不会做饭的,吃瘪了吧?

他吃了几口,放下筷子,忽然说:“你为什么会闯进雷泽?”

“因为车祸。”

“这我知道。”

我很奇怪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他脸上的神色就好像遇到了弱智:“车祸只会把人撞死,不会把人撞到雷泽去。你再想想,你昏过去之前看到了什么?”

我想起来了:“穿白衣服的老女人,长的很可怕,她冲我笑。”

“你被厉鬼缠住了。”他的语气好像在说明天会下雨一样自然。

“什么?”我吓得筷子差点掉桌子上“你别吓我啊!”

殷衡问道:“你怕?”

“当然了!”

“那你怕不怕我?”殷衡好像掉入了某种思维的怪圈。

如果我回答不怕,会不会伤了他作为魔的尊严?于是我观察着他的脸色问:“你希望我怕你?”

“你不怕我,是因为没见到我原来的样子。”他倒是会自我安慰,而且确实希望我怕他。

我觉得他就像闹脾气的小鬼头。

想到白衣女人可怕的样子,我又着急了:“那我该怎么办啊?我是不是该请个护身符?”

殷衡不悦的说:“有我在,你还要什么和尚道士的破烂玩意儿?”

他想帮忙的心情我有那么一丝感动,但是难题不容回避:“难道我走哪儿都带着你啊?你这么大个人。”

他理所当然的说:“怎么不能?”

我气结:“你看看你的打扮,你的发型,就跟cosplay一样,我怎么跟我同事朋友家人解释呀?让我学生看见再吓出毛病!”

他显然不高兴了,站起身道:“你别后悔。”

晚上我把客厅的沙发床撑开,抱了枕头被子给他,让他睡在客厅。

“明天等我下班回来,就带你去剪头发买衣服,再买副墨镜和手杖。”我对躺在沙发床上老神在在的他说。

“想剪我的头发,做梦。”

我指指他:“否则你永远别出门,一辈子在家呆着!”

说完不再搭理他,转身进了卧室,一进卧室就看见窗户外面一片白色,分明就是个人影,而我家住在三楼,窗外是不可能有人的。

窗外风树叶子被吹的沙沙响,白衣女人的衣角随风而动,还是那张可怕的脸,笑容消失了,阴狠的盯着我。

我大叫起来:“殷衡!殷衡!”

喊着往后退了一步,后背撞上了了柔软的胸膛,回头一看,殷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。

我的声音在发抖:“殷衡,有鬼。”

殷衡向窗台走去,白衣女人冲他露出了自己的獠牙:“不关你的事,滚开!”

殷衡道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白衣女人枯如树枝的手指向我:“我要她死!”

她的声音像砂纸一样刮着我全身的皮肤,满满全是对我的怨恨。

“你现在走,还有投胎的机会。”

女人看向殷衡,审视着他:“不管你是谁,你都阻挡不了我!”

殷衡冷笑道:“很好。”

说罢一甩袖子,女人从窗前消失了。

我惊魂未定的四周观察:“她去哪儿了?躲哪儿去了?”

“今天她不会再来了。”

我崩溃了:“你怎么知道?我做了什么孽,怎么被鬼缠上了呢?”

殷衡向客厅走去:“那就要问你自己了。”

我一把拉住他:“你不许走!”

他挑了挑眉:“你留我过夜?”

我知道他在揶揄我,报复我要剪了他的头发,这时候也顾不得了:“我把你的沙发床搬过来,你睡窗户边吧?”

殷衡不悦道:“你当我是看门狗吗?”

我哀求道:“求你了,我害怕。再说,以后我还要给你当导盲犬呢嘛。”

殷衡不说话,算是默许了。

一整夜我辗转反侧,噩梦连连,几次从梦中惊醒,只觉得黑夜无比漫长。

我看看床头的闹钟,刚刚凌晨三点。我侧着身子,不敢面对窗子,好像那白衣女人仍然飘在窗外。

殷衡也许是发现我睡得不稳,在黑暗中说道:“深呼吸,吸气,数一二三,呼气,再数一二三。”

听他语气十分清醒,想是一直没睡,我有些歉意“我吵醒你啦?”

“别废话,照我说的做。”

我闭着眼睛,开始吸气,心中默数,一,二,三。接着呼气,一,二,三。

“反复几次。”

我依言而行,心中平静许多。

殷衡又说:“跟我诵读:唵阿弥爹哇舍。”

我跟着他的声音轻轻诵读,心中的恐惧悄然散去,眼皮渐渐沉重。

再陷入睡眠之前,我小声说:“多谢你啦。”

他好像回了一句:“不谢。”又好像没说?我不记得了。

一觉睡得香甜,睁开眼就是天光大亮。

殷衡已经起来,沙发床也搬走了,我竟一点不知。

露娜在我枕边卧着,见我醒来,便过来亲我的脸,我摸摸它:“早上好啊,露娜。”

来到客厅,发现桌子上摆了一桌子的食物,花样古怪,都是我没见过的。

殷衡从厨房出来,手里拿了碗筷:“吃饭吧?”

原来会做饭啊,我愉快地想。看着他蒙着布条的眼睛,还是隐隐觉得担心:“以后你别进厨房了,你看不见,厨房里又是火又是刀的,不安全。”

殷衡抱着手臂:“尝尝魔界的可取之物。”

我再看那菜品,稀奇古怪,根本不可能是我厨房的东西,仿佛是肉制品,雪白晶莹,做成了莲花的形状。还有一盘紫色的豆角,佐以一种我没见过的金色小鱼。再加上各色小点和水果,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。

食物非常丰富,饮料倒是简单,只有一杯清水。

我皱着眉看看菜:“这是什么,能吃吗?不会吃死人吧?”

端起杯子仔细看:“这不是我家的杯子,哪儿来的?是黄金的吗?”

殷衡对我的反应显然不满意,哼了一声:“让你吃你就吃!”

我心中好笑,这个死傲娇,举起筷子,尝了一口白色的荤菜,那也不知道是什么肉,香甜可口,入口即化。

不得不承认,比我做的好吃多了。

我又吃了一大口:“这是什么肉啊?”

“凤凰肉。”

我一下子哽住了:“你说什么,你哪儿弄的凤凰肉啊?骗我的吧?这凤凰,是国家保护动物吧?!”

殷衡嫌弃之情溢于言表:“你们人界有凤凰吗?不该问的别问。”

我喝了一口水压惊:“唉,真是暴殄天物啊。”意外地发现这水甘甜可口,沁人心脾。

香甜的睡眠,美味的早餐,很久没有人这样照顾我了。虽然父母朋友都对我很好,但是与他们相处,总是我照顾他们多些,所以此时我心情大好,忍不住开起玩笑:“喂,殷衡,你在魔界做什么工作呀?不会是厨师吧?”

殷衡好看的剑眉凝了起来:“你这人全无心肝,不过一晚的时间,就把索命的厉鬼忘得一干二净了?”

如他所愿我立马蔫了,用筷子戳着碗里的菜:“没忘啊,我打算上午去一趟灵山寺,看能不能找到解决办法。”

殷衡的额头暴起一根青筋:“我昨天跟你说的都是废话?”

“你昨天说什么了?”

殷衡却不回答,哼了一声,转身离去。

早饭过后,我收拾好东西就要出门,叮嘱殷衡道:“你和露娜乖乖在家,我去一趟灵山,晚上就回来,给你们俩带好吃的哦!”

殷衡不接话茬,反而问我:“你手上戴的是什么?”

我看看手腕上四五条各色手链:“砗磲,玛瑙,黑曜石,水晶。都是开过光的,辟邪。”其实何止手腕,我包里口袋里都放了这些年我妈四处旅游给我带的护身符。

殷衡冷笑一声,回卧室去了。

“什么人啊,也不说声再见,真没礼貌。还是露娜乖哦,知道送妈妈出门。”我亲了亲露娜,关上了家门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出门我就觉得不对劲,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,总觉得身后双眼睛盯着我。

我不停地回头看,也没看到那名白衣女子。

夏天的阳光十分霸道,晒在裸露的皮肤上热辣辣的刺痛,这样的天气下,再恶的鬼也不敢出来吧。

我坐上了前往灵山的大巴,灵山寺是本地最出名的古刹,香火旺盛,我妈每年都要去几次。但愿此次前去,可以遇到高人,替我消灾。

大巴晃晃悠悠,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。

我下了车,诧异地发现香客远不如平时那么多,稀稀拉拉的没几个人,映衬着宽广的停车场莫名有些凄凉萧瑟。

不过人不多也好,省得烧个香还得排队,我理了理衣服,往山上走去。

今天的山路似乎也比往常崎岖许多,参天的古树遮挡住了正午的阳光,穿山的凉风吹拂着身体,大夏天的我反而觉得有

《捡个魔君做宠物》精彩评论:

这个作者(寒君梅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捡个魔君做宠物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